第十七节:六十七章到七十章

六十七章

天下皆谓我“道”大,似不肖。夫唯大,故似不肖。若肖,久矣其细也夫!
我有三宝,持而保之:一曰慈,二曰俭,三曰不敢为天下先。
慈,故能勇;俭,故能广;不敢为天下先,故能成器长。
今舍慈且勇,舍俭且广,舍后且先,死矣。
夫慈,以战则胜,以守则固。天将救之,以慈卫之。

六十八章

善为士者,不武;善战者,不怒;善胜敌者,不与;善用人者,为之下。是
谓不争之德,是谓用人之力,是谓配天古之极。

六十九章

用兵有言:“吾不敢为主,而为客;不敢进寸,而退尺。”是谓行无
行,攘无臂,扔无敌,执无兵。
祸莫大于轻敌,轻敌几丧吾宝。
故抗兵相若,哀者胜矣。

七十章

吾言甚易知,甚易行。天下莫能知,莫能行。
言有宗,事有君。夫唯无知,是以不我知。
知我者希,则我者贵。是以圣人被褐而怀玉。